如何与学生找共同点?—《教师心理学⑦》

AS07034132 在人际沟通中,寻找两个人的共同点可以促进更深层次的交流;对于青少年学生而言,若想真正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,寻找共同点则是一种更显重要的手段,或者也可以说,是一种必须,这与学生时期独特的心理发展特点有关。

人在青少年学生阶段,常常以自我为中心,而自我中心的表现之一在心理学上称为“个人不朽(personal fable) ”现象,具体来说,青少年学生常常会错认自己经验的独特性,即认为自己是独特的,与众不同的,自己的经验别人没有经验过,因此,谁都不理解他,跟人没法沟通,没有共同点,尤其是父母、老师。所以,青少年学生才会时常发出“没有人理解我”之感慨,与父母的冲突理由也常常是“你不理解我,跟你说也没有用”。

所以,在这个时间段,他们开始写日记,写日记的根源不在于完成作业,而是他觉得没人理解他,他写给自己看。通过日记,他们自己向自己倾诉心中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自我感觉是“少年维特之烦恼”,但其实更多的时候是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一般而言,小学生可能是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而写日记,中学生则更多为自我倾诉而记日记,大学一过,写日记的人就少了,因为生活中有了更多可以倾诉的对象,生活也变得更为理性一些,更主要的,人生走过了那个“自以为是”的“个人不朽”阶段,就不必麻麻烦烦写什么日记了。当然也有的人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,还一直保留着,但大多数的人放弃了。

从“个人不朽”现象而言,打开青少年的心扉会更为不容易,而如果教师与其交流时适当地运用寻找共同点的办法,不仅会让他感觉到自我被认可的感觉,也可以有效地防止“个人不朽”的负作用,即让他(她)认识到,他(她)的经历并不特别,他(她)的苦恼老师理解,他(她)的问题完全可以和老师倾诉。因此,和青少年学生交流时寻找一下彼此的相似之处非常重要。

但是必须要说明,寻找共同点(或相似之处)只是教育的开始,它本身并不是目的,我们之所以和学生找共同点,其目的在于学生最后受到我们的教育影响,让教师所说的话能进一步影响和改善学生的现状。可以说,寻找共同点,是一个“跟”的过程,即有意识地“跟”上学生的思想和情感,而后面必须有一个“带”的过程,即将学生从当前的不良状态中“带”出来,让他(她)有更佳的行为和情感体验。这其实也是心理咨询中常用的“先跟后带”技术,我们完全可以将其引入到影响学生的师生交流中去。

先跟后带,是NLP(神经语言程序学)治疗中用得较多的技巧,所谓“先跟”,就是建立亲和感,去肯定和配合对方的信念、价值观、规条,运用当事人自己的感知模式去引导当事人的一种方法。人际沟通效果中,文字占7%,声音占38%,身体动作及表情占55%,因此建立亲和感的快速方式就是模仿别人的肢体语言及声调(共占93%)。曾有位心理辅导员面对一个大叫大吵的小孩,倾谈多次也无效,最后辅导员学小孩大叫大闹,小孩突然安静了,慢慢将自己内心世界说出来,小孩觉得辅导员了解自己,进行了有效的沟通。

“先跟后带”实质是“上推下切平行”的组合运用,是一个固定模式的应用,其程序为:“上推”——“平行”——“下切”,其要点是在“上推”时,重复对方的话、肯定对方的正面动机,让对方感受到被尊重、重视,在“带”时候,要提出一些让对方一定回答“是啊”“对啊”“是的”的问话,然后,通过下切的方法,将对方带到你想要他去的方向。(见李中莹:《NLP简明快心理疗法》,世界图书出版社)

从上面的介绍中可以看出,先跟后带中的先“跟”,其实就是找交流对象共同点的过程,不过在这里,“共同点”不仅仅局限于谈话的内容,也包括对对方思想、情感和行为的认可和理解,而后带的时候,则一定首先要让其认可你的观点,提出一个对方最可能回答为“是”的回答,慢慢地,让其形成回答“是”的言语习惯,最后提出你的希望和要求,对方就被“带”到你所希望的地方。我们用几个例子来说明“先跟后代”的运用:

案例一:

期中考试结束后,由于多方面的原因,学生的情绪波动很大,部分学生意志消沉,对学习丧失信息。甚至部分家长也觉得孩子不争气,梅因用功读书,批评甚至打骂孩子。在我的班级有这样的一位男同学。考试之前他做了充分的预习,平时上课也是认真的听讲,作业也是按时完成,但是考试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各方面的压力使学生的情绪非常低落。利用晚自习值班的时间,我和这位学生进行了交谈:

师:这次考试是不是让你很失望?

生:是的。

师:心理很难受吧。甚至很委屈,对么?

生:老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努力,还是考成这样。(眼泪在眼眶打转)

师:(递给学生面纸)你觉得考得最不好的科目是哪门?

生:数学,物理。(难过地低下头)

师:(拍拍他的肩膀)努力了就好。

生:老师,我努力了还考成作业,我实在太笨了。

师:怎么可以这样讲?虽然你这两门考得不理想,但是你的英语及格了,比班级平均分还高了好几分,这是你的成功的地方。要总队这次英语考试非常的难。你真的很不错。

生:(抬头,看着老师)。

师:我上高中的时候,理科也不好。尤其是数学,经常考不及格。相比之下,我的文科就好了很多,所以我就学了英语专业。你看,你虽然数理逻辑能力不怎么样,但是你的语言能力很不错。同学们反映,你的歌唱得很不错。是吗?

生:还好。(害羞地低下头)

师:马上就要校庆了,你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,为校庆作自己的贡献了。

生:我已经入选了校合唱队了,我们班就我一个男生。

师:真棒!你看,你为我们班级争得了荣誉,也为校庆作了自己的贡献。有什么理由可以说自己笨?

生:(笑笑,挠挠头)

师: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,我们只要抓住自己最擅长的地方,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,相信自己就能成功。乔丹,姚明篮球打得好,但是他们的数学成绩说不定还不如你呢。

生:(笑)

师:所以,在自己的薄弱环节,努力了就好。在自己的优势领域,要努力扩大优势,

为将来的发展打好基础。你将来可以学文科,考声乐,考新闻,都是很不错的选择。

生:老师,我知道了。我会做得更好。

师:(拍拍肩膀)有问题及时找老师,欢迎你的探讨。

生:谢谢。

(作者:方玉勇 来源:http://www.nlpu.com.cn/action/newsdetail/id/16617.html)

上面的案例,在“跟”的部分,老师先暗示对学生现状、情绪的理解,然后又谈及自己的高中时代,顺利显示了亲和力,促进了进一步沟通。然后,提出学生难以否认的自我优势,最后顺势提出自己的希望,将学生从考试失利的阴影中“带”了出来。

案例二:

我们都知道纠正网络成瘾的专家陶宏开教授,在一次央视的追踪报道中,他只是利用几个小时的谈话,就顺利地转化了一位网瘾少年。你知道他是如何沟通交流的吗?看下面的谈话片段。(注:周阳是沉迷网络的学生;周文凯是周阳的父亲)

周阳:主题就是上网成瘾怎么解决。

陶宏开:我没有谈这个问题,我没有说你上网成瘾,我并不了解你,我不想谈这个问题。说老实话因为你不是上网成瘾的问题。

周阳:那我是家庭问题,我就是家庭问题。

陶宏开:对呀,家庭问题。

周阳:随便举个例子,有一次我去刷碗。

陶宏开:你主动去的?

周阳:是呀我主动去的。

陶宏开:那你还要孩子怎么样呢?

周阳:结果第一次没刷成功,不小心碗刷打了,父母一下子唠叨我两三个小时。

陶宏开:唠叨你两三个小时呀。

周阳:从此之后我就想啊,我内心也起变化了,我想:行,我不干了。今后不管干什么事情,我都不干了。

陶宏开:所以你要懂得孩子的心态,就是说你们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塑造孩子,这是错误的。很多孩子就这样被家长误导了,没有成功。所以为什么现在我到处讲课?就是希望首先我的主要对象是你们,因为孩子从生下来是无辜的,一张白纸,那你们做父母,你们认识到过没有你们自己有错误?

周文凯:也感觉有。

陶宏开:什么地方错了?

周文凯:我感觉就是娇惯太重了。

陶宏开:哦,娇惯的。我觉得从小教育来讲应该自然地去发展,一个孩子你让他随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发展,对吧?没有必要你强迫他做一些事情,那是错误的,那是错误的。

……

在这一段中,虽然谈话内容比较杂,但陶教授的表现是首先站在周阳这一边,寻找自己与他的共同观点,以“跟”的方式解决周阳对自己的信任问题。我们再看交流的最后段落:

……

陶宏开:你愿意让他们(父母)更快乐吗?

周阳:让他们更快乐?愿意啊。

陶宏开:你知不知道你怎么样才能使父母更快乐一些呢?

周阳:要让他们快乐就自己少打电脑,就是自己做得优秀一些。

陶宏开:说得非常好说老实话,这对自己有好处,懂不懂我的意思?另外你别搞错了,我从来没有说不打电脑。我是怎么说的?

周阳:你说上网不要成瘾。

陶宏开:那也不是我说的,我说电脑是用的而不是玩的。懂不懂我的意思?

周阳:懂。

陶宏开:我会把电话号码给你,你还愿意跟我沟通吗?

周阳:愿意。

陶宏开:那我真正希望你今后有一个新的起点走向更成功的人生,好不好?

周阳:谢谢。

陶宏开:今后有什么事情跟我交流。

周阳:好。

陶宏开:来跟你爸爸妈妈也握握手,表示爸爸妈妈带你过来……

周阳妈妈:太感谢你了陶教授,谢谢 !

很明显,在这里,陶宏开教授开始展开“带”的技巧,首先提出一个正常人无法否定回答的问题“你愿意让父母更快乐吗?”,然后步步紧逼,最后提出要求和希望。

(注:关于陶教授改变网瘾少年更多心理分析,可以看我的这篇文章,见:http://www.xlxcn.net/archives/245

可以说,陶宏开教授,包括很多的善于和青少年沟通交流的老师,也许并不熟悉和认可“先跟后带”技术,也许并非刻意寻找交流对象的“共同点”,但是,在良好的沟通的影响之后,往往可以看到这些技术的身影。如果做教师的,能更主动地运用这些符合心理学原则的方法技术,那么教育影响学生,也许不是一件难事。

最后说一个我身边的例子,这是一位小学女老师讲的她自己的例子:

在她的班上,孩子们都喜欢一部动画片:《奥特曼》,但是她觉得,里面超人怪兽之类的,打打杀杀,并没有什么教育意义。题外话,孩子们喜欢奥特曼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奥特曼中的那些超人们,浑身充满能量,满足了一个弱小孩童的力量渴望。然而,对这位老师的任务就是虽然不能剥夺孩子们对动画片的喜爱,但是她希望孩子们能看一些更有意义的内容。然而,她也知道,贸然制止孩子们看这部动画片,不仅可能不被孩子们认可,而且还给孩子心灵造成伤害。于是,她转换了一下交流策略,首先表示,老师和他们一样,也喜欢奥特曼,也喜欢看动画片,说到这里,孩子们欢呼起来,毕竟,找到一位有着和他们一样童心的老师并不容易。在获得孩子们的认可之后,老师又继续,她说要给学生们介绍一部他们没有看过的,又比奥特曼还精彩的动画片,孩子们当然喜欢。所以现在,在她的班级,她和自己的学生都在看一部相当古老的动画片: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。

下篇预告:要让学生怕你吗?

转贴到:

评论列表(12)

评论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