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学那点事(14):“虐狗狂人”巴甫洛夫

【引子】巴甫洛夫(Ivan P.Pavlov,1849-1936),是一个误入心理学的心理学家。一方面,他本来研究消化腺,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奖,是个不折不扣的生理学家;另一方面,他的条件反射学说对心理学尤其是行为主义影响甚大。心理学始终想把他拉帮入伙,进来当个带头大哥之类的,但巴甫洛夫认为心理学不科学,不认为自己研究的是心理学,不愿意。不过后来,他心理学界的脑残粉太多了,大家都捧着他,他便偶尔也称自己是实验心理学家——心理学有“挖墙脚”的传统,只要是和研究的和人有关有影响,我们就把他拉进来,管他认不认咱们心理学呢,反正有人的地方就有心理学。

clip_image002

巴甫洛夫(Ivan P.Pavlov,1849-1936)

【虐缘】巴甫洛夫瞧不起心理学,什么“意识”、“心灵”啊,看不见摸不着,无聊。老爷子威胁说,谁要实验室里使用心理学术语,就枪毙了他。当然不是真的打死了,实际采用的惩罚是罚款,谁说心理学术语就罚谁钱。但是有些现象,比如说狗流口水咋回事?不用心理学术语还真难解释,学生被罚了很多钱;后来老爷子自己也错了,一边骂自己一边掏钱。

【虐狗】作为生理学家的巴甫洛夫,主要任务是研究狗的消化腺。在这种研究中,狗的唾液是个重要指标,于是他先给狗动手术,在狗的腮帮子上开个小孔,用一根细细的导管安在它的一个唾液腺上,然后观察不同情况下唾液的分泌。研究着研究着,一些老资格的实验狗有经验了,一看到实验快开始,骨头还没来呢,就流口水了。这种现象让巴甫洛夫非常恼火,因为这严重干扰了口水的量化指标。该来的时候不来,不该来的时候乱来,咋回事呢?一琢磨,条件反射学说就出来了。

【狗缘】巴甫洛夫经常说,“幸福是没有意义的,狗就意味着全部。”

clip_image004

图中文字:

上:“亲爱的,我邀请了巴甫洛夫今晚过来吃饭。”“喔,好事啊。” 下:“叮咚!”

【进化粉】和许多心理学家一样,巴甫洛夫也出身于牧师家庭。不一样的是,爸爸是个穷牧师;妈妈的特点是能生,英雄母亲一共生了11个孩子,不过后来夭折了六个。巴甫洛夫老大,先到神学院读书。但读书时读到了两本专门砸神学场子的书:《物种起源》、《脑的反射》,这两本书一读,就成了进化论的铁粉。

【心跳的感觉】入了“进化教”,与牧师身份有摩擦,巴甫洛夫没拿到牧师资格证就不玩了,进入圣彼得堡大学自然科学系学习。研究生方向的是胰腺神经;博士研究的是心脏神经;这两个研究还都得奖了。巴甫洛夫做手术很犀利,在那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,他的实验室从未发生一例败血症,从未让他的动物们在外科手术中死去。把心脏扒开来看,还蹦蹦直蹦——这是人类第一次直接观察到心脏的活动。

【姻缘】巴甫洛夫谈恋爱,约出小情人,迫不及待,“快,赶紧把你的手给我。”女友很羞涩,以为要吻手,高兴把手伸过去。巴甫洛夫抓过手,指压脉搏许久,确定地说,“没有不正常的跳动,放心吧,你的心脏很好,会成为科学家的好妻子的。”女友一甩手,滚出!#真实谢耳朵,后来真成了#

【老婆不如蝴蝶】博士毕业在德国工作了三年,但巴甫洛夫爱国就回来了,回到俄国生活窘迫,申请职位遭拒,家里有上顿没下顿,俄罗斯冬天,他家连暖气都没有——养的研究用的蝴蝶都死了,恰逢老婆抱怨,你个穷酸。巴说,别吵吵了中不?你知道出多大事了,俺的蝴蝶都死了,你还在担忧一些无聊的事。

【约定】巴甫洛夫结婚时,两口子约定:家务活都老婆干,不让任何琐事干扰巴甫洛夫的工作;作为回报,巴甫洛夫许诺不喝大酒,不打牌,只有在周六、周日两天才和朋友们聚会一下——这样,巴甫洛夫就做了甩手掌柜的,专心搞研究,啥家务都不敢,连每月领工资都得老婆提醒,生活就是低能儿——想想他老婆也不容易,典型的伟大人物背后有伟大女性的,要知道40岁以前的巴甫洛夫典型的穷光蛋研究者,他天天以搞研究为名啥活不干,钱也拿不回来,不过后来成了。嫁给资源男,幸福立竿见影;嫁给科学男,本质就是我拿青春赌明天。

【穷书生】巴甫洛夫结婚是标准科研屌丝。准备博士论文时第一个孩子出生,身体不大好,巴甫洛夫没钱到处借,最后孩子都没养活;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因为租不起房子,老婆孩子住亲戚家了,巴甫洛夫睡实验室——即使这样,巴甫洛夫也没有因为高工资去做医生,继续做实验,老婆则家务活全包,十年后,当教授,生活才开始逐步好转。

【老婆不如狗】初涉学问江湖,巴甫洛夫穷得叮当响学生都知道,有那一些懂事的学生以请老师讲课为名,给了他一笔钱,本想着让他贴补家用。但是,对于巴甫洛夫而言,老婆孩子算什么,科研最重要。这笔钱舍不得给老婆,都花在他的狗身上了——如果巴甫洛夫拼命搞科研,没研究出来呢?给他老婆点个赞吧。

clip_image006

巴甫洛夫的妻子。巴甫洛夫说,“我寻找的只是一个善良的人,成为我生命中的伴侣。我找到了我的妻子,Sara Vasilyevna。她对于我们教授的糟糕生活表现了足够的宽容,我把自己奉献给了实验室,而她总是支持我的科学抱负,一心一意操持这个家。”

【穷且横】巴甫洛夫不仅穷,脾气还臭。最擅长的就是劈头盖脸骂学生。1917年,俄国正闹十月革命呢,街上很乱,巴甫洛夫照做科研不误,有个助手因为街上太乱迟到了十分钟,巴甫洛夫一顿骂。革命杀人算啥,哪有狗的实验重要,街上有枪声,那都不是个事,必须准时做科研。助手刚解释几句,巴甫洛夫一点不客气:“当你在实验室有工作要做时,一场革命能造成什么鬼区别。下次还有革命的话,早点起床!”

【政治与钱】巴甫洛夫研究的是条件反射,对政治并不感兴趣。但十月革命之后,巴甫洛夫最初对布尔什维克非常不满,说这个革命是“俄国经受的最大不幸”。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:巴甫洛夫得了诺贝尔奖后,并没有向莫言学习在北京买房,而是存入了银行;但革命了,银行资产清算了,他的钱没了。

【偷狗】穷酸搞科研很有意思,十月革命也没人提供经费搞科研了,买狗的钱都没有,巴甫洛夫就带着助手,到外面偷狗。孔乙己窃书不算偷,巴甫洛夫偷狗也可以理解吧,俗话说,偷猫偷狗不算贼,逮到就是一顿捶,还好巴教授的偷狗技术还可以,没被抓到过。

【美国失窃】十月革命后,虽然列宁给巴甫洛夫特批了一些政策,但他还是对新政权不满,想申请离开俄国,当然列宁好不容易搞个科学家,不能轻易放走,不同意。但获准去美国访问,不过美帝也不给老头面子,一到纽约中央车站,就被人把钱偷了,本来钱不多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恨红俄,估计也不满美帝。

【美国铁粉】巴甫洛夫第二次去美国已经80了,参加国际心理学大会。巴老用俄语发言,大家听不懂,就配了翻译,他说一段,翻译译一段。巴老心理学界铁粉众多,对巴老很热情,巴老刚讲完一段,还没等翻译呢,大家就哇哇热情鼓掌,说得太好了。掌声一停,翻译译成英语:刚才这段巴老介绍了实验室的设备。

【高帽】巴甫洛夫虽然和苏维埃政权总有芥蒂,时不时发个言批评一下新政权,但这个科学家太牛了,巴老虐苏维埃千百遍,我仍待你如初恋。1935年,国际生理学家大会莫斯科召开,官方给他带的高帽是:“生理学家和苏维埃科学胜利的光辉典范”——谁也架不住使劲夸,后来巴老对新政权也宽容了许多。

【学霸】巴甫洛夫就是那种典型的学霸、老板型导师,野蛮教练。天天实验室,但实验基本不自己做,主要监督别人做,给学生指定课题,给他们找狗,指导研究,改写论文,不满意就发脾气骂人。有一回,一个家伙再也受不了巴教授的精神摧残了,要辞职,巴甫洛夫不同意:我脾气暴是习惯,你该干还得干!

clip_image008

巴甫洛夫、学生和他们的狗

【脑残粉】虐徒高人巴甫洛夫对学生虐着虐着,学生们的斯德哥尔摩效应就出来了,学生们就都成了巴甫洛夫的脑残粉了:谁跟巴老师关系好一点,其他人就嫉妒得要命。如果巴甫洛夫和哪位同学多说几句话,那么这个人就会感觉到很荣耀……巴甫洛夫得意谁,谁在团队的地位就高。#骂你又对你好,谁都受不了#

【错过的经典】其实在巴甫洛夫名扬天下之前,1902年,美国的特维特迈尔在博士论文中也用铃声结合膝跳反射,做了和巴甫洛夫思路一致的实验。不过,他当时年轻,参加APA年会,分组讨论的时候排到了最后。前面的讨论时间过长,到他发言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,大家都想着奔饭口了。主席问大家有问题吗?没有,快点吃饭吧。

【衣钵】 巴甫洛夫做讲座,助手帮着做演示实验,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做失败了,囧。巴老很窝火,当场一顿训。助手也委屈,不玩了,辞职。巴甫洛夫冷静下来一想,不行,晚上去做工作:同学同学你别走,你是我的好助手。虽然我经常向你吼,你可不理但工作别停手——这个人叫奥尔别利(Orbeli),后来接替巴甫洛夫做了研究所所长,继承了巴老的衣钵。再后来得罪了斯大林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【赌徒】巴甫洛夫是一个赌徒,将一生押宝在科学研究上并得到大名。即使在研究中,他也有时赌两下:狗流口水是一件比较烦的事,为了度过枯燥的等实验结果的时光,巴甫洛夫坐庄,每人交20块钱,然后都写上自己猜的实验结果,谁猜对谁得钱。大家玩得很欢乐,别的实验室的人都招来了。#科学家赌性强#

【虐待】巴甫洛夫为研究条件反射,先是虐待狗,狗脸开口引口水出来看流量,最终建立了条件反射。那人会不会这样呢?没节操的老头竟然真的拿孩子做了实验,也是摇铃导管喂食丸之类……虐待狗可能没办法,还真把人当成狗啊,毫无节操。

clip_image010

巴甫洛夫当年用孩子做的条件反射实验,现在很少提及了

【白痴天才】巴甫洛夫生活中低能水平一直坚持到老,70多岁的时候,有一次坐电车去实验室,想什么事太激动,车没停就跳下来了,结果腿摔断了。一位女性看到巴老爷子下车的方式,不住惊叹,天啊,这就是天才啊,啥都知道,就不知道怎样正常下车!#没点个性,还叫天才?#

【不开门】“巴甫洛夫死前还不忘搞研究,一直不断地向坐在身边的助手口授生命衰变的感觉,他要为一生至爱的科学事业留下更多的感性材料。对于人们的关心、探望,他只好不近人情地加以拒绝:“巴甫洛夫很忙…巴甫洛夫正在死亡。”来人被拒之门外,只好心情复杂地走了——百度说的,这是真的吗?

【不接电话】巴甫洛夫临死那天还向医生描述自己的症状,这个是上了史书的,没问题,关于“巴甫洛夫很忙”,国外的一个网站是这样说的:He asked to tell if anyone called on the telephone: “Pavlov is busy, he is dying”,这里说的是来电话不接,没说敲门不给开。反正死前很忙是真的了。

【要穿衣服】一生谢幕那天,巴甫洛夫先是自我观察,向医生描述自己症状,过一会就睡着了。当他醒来之后,从床上坐了起来,用他一生都表现出来的、带有焦躁不安的活力开始找衣服,“是起床的时候了,”他高声说道,“来帮帮忙,我必须穿衣服!”——然后衣服没穿上,走了。87岁。

图片来源互联网

转贴到:

评论列表(1)

评论回复